奇葩论文作者被处理,奇葩论文何时被彻底否定?


作者:澎湃特约评论员 张丰

9月17日,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发布公示,处理一批“不端行为案件”。今年初引起媒体广泛关注的“导师崇高师娘优美”论文作者徐中民名列其中,他的“已拨资金被追回”,本人被通报批评,并被取消两年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申请资格。

媒体在报道这一“处理决定”时,普遍指出“导师崇高师娘优美”论文作者被处理,给人一种联想,有关部门已经否定了这篇论文。事实上,目前的调查和处理,只涉及到徐中民在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(200万)时出现的资质问题。

简单说,徐中民2011年申请“黑河流域生态-水文过程集成研究”时,存在违规。这种“重点支持项目”,需要一个“研究团队”。徐中民申报时所填的名单,第4至第9名参与者,申请时填写的职称是“助理研究员”。在中科院系统,助理研究员不仅是一种职称,也是正式在编的人员。但是,这几个人实际都是徐中民当时正在指导的学生,另一人是项目临聘人员。

这当然是弄虚作假。这样的调查,事实清楚、可信,但是其实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和精力,只需要审核一下申报表格就行。当初为何一路绿灯反倒是更大的问题。

这次调查和处理,当然是必要的,也值得肯定,但是却仍然属于“外围”,只关注程序本身的瑕疵,而没有触及到这一事件的核心。

徐中民受到舆论关注,是因为他2013年在《冰川冻土》上发表的两篇文章。这两篇文章用相当大的篇幅,讲述了“导师崇高师娘优美”,这样的文章能够走红和出圈,无疑是因为对导师师娘的吹捧,和黑河生态研究毫无关系,才引起普通吃瓜群众的好奇。

换句话说,判断这样的论文“有问题”,其实并不需要冻土方面的专业知识。它的荒谬,已经超出学术领域,成为稍具常识即可判断的事件。

事情引起公众铺天盖地的质疑后,徐中民的导师程国栋院士辞去《冰川冻土》杂志主编的职务,理由是发这两篇文章他不知情,审查不严。如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的通报,处罚的是申请项目人员的资质问题——这都是恰当的、合理的、符合程序的,但却还不够。

说到底,人们关心的是,这样的论文,为什么就不能认定为“垃圾”?

看过这篇论文就知道,除了引起众怒的“导师崇高师娘优美”外,这篇论文包装得非常合规。它有关键词和导言,也有注释和很多图标。很有可能,审查论文的编辑,看重的就是这些规范问题。

这反映出当下的一个困境。对科研的监督,只能停留在“程序合规”的层面,而具体的科研成果,是否真的有创新或者有价值,全靠从业人员的良知。当一个行业共同体为了利益高度捆绑在一起的时候,来自外界的所谓监督,很有可能面临失效的危险。

公众需要真正有效的“行业内监督”,让那些不诚实的科研人员付出代价,从而促进真正有价值的科学研究。到目前为止,我们还没有看到中国冻土科学界对徐中民这篇论文的“专业看法”,这无疑是让人遗憾的。

(责任编辑:杨卉_NQ497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