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锡进:中方必须做好在外交交涉失败情况下采取军事行动的充分准备


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与印度外长苏杰生今晚将在莫斯科会晤,与此同时中印边境局势持续紧张。两国外长见面保持了双方在当前危急情况下的政治沟通渠道,但由于双方对边境实控线的认识有巨大分歧,印度军队在地面上采取了咄咄逼人的进取姿态,两国外长缓和局势的政治意愿能否得到现地落实,很不确定。

▲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与印度外长苏杰生(资料图)

一段时间以来,新德里在外交层面保持一定灵活姿态,而军队则在边境地区强硬推进,这似乎成了印度外交和军事上交叉使用的两手。很显然,印方仍在严重误判中印之间的战略态势,认为中方面对美国的全线压力,不希望与印度冲突,所以印方可以用激进的蚕食策略逼中国让步。

所以无论印方在外交上说什么,中方需要听其言观其行。印方不接受1959年11月7日的双方实控线,对在1962年战争中的失败耿耿于怀,该国的民族主义势力处于前所未有的膨胀期,中国人不能寄希望于单独的外交谈判就能够让印方回归理性,中方必须做好在外交交涉失败情况下采取军事行动的充分准备,一线部队要随时能够应对突发情况,随时能够投入战斗。

事实证明,印度民族主义势力吃硬不吃软,他们很需要再有一次沉重的失败教训,才能够真正相信中国长期对边境地区和平的维护不是因为软弱,他们也才能够建立起必要的自知之明。向GDP五倍于印度、年度军费两三倍于印度的中国进行军事挑衅,这就是拿鸡蛋撞石头,我们必须让印度民族主义势力彻底搞清这一点。

中方这一次要让印度越线军队无条件撤出,它不接受,我们就宁肯让边境局势紧张下去。两军对峙地区的海拔很高,双方在那里维持大规模军队的驻扎和活动都很困难,那么就来一场两军的实力和意志比拼吧。

如果不打,双方将在冬天到来时拼后勤。加勒万河谷冲突中印军死了20人,大部分是受伤后冻死的,暴露了印军后勤之薄弱。印度根本没有能力在高海拔冲突地区维持万人规模的军队过冬,那将意味着会有很多印度士兵遭受寒冷和失控新冠疫情的空前威胁,冻死病死的情况都将发生。而中国军队的后勤能力是印军不可同日而语的。

如果印军向解放军直接射击,挑起战争,那么这场对峙将进入速战速决模式。什么印军占了班公湖南岸的制高点,什么印军新入列了5架法国“阵风”战机,到时候它们的意义都将归零,解放军将给予印军秋风扫落叶式的沉重打击,印军有多少部队投入战斗,必将有多少部队被就地歼灭。

不能不说,我们过去太照顾印方的面子了,而这些面子最后都被该国的民族主义势力窃取自肥了。他们忘了自己是谁。这一次要把一切都摆到桌面上,要和平,中印堂堂正正地维护1959年11月7日的实控线。要战争,我们就陪印度做一次国力的消耗,看看两国谁能耗得过谁。

我们呼吁印度的各种力量都抬眼好好看一看世界,好好看一看中国,并且好好回望历史。印度对抗中国、火中取栗的自信是畸形的,全无实际能力支撑的,如果印度被极端民族主义势力裹挟沿着激进对华政策走下去,必将付出惨痛代价。

最后我们希望中方更多主动发布中印边境实际情况的信息,要像中国西部战区9月7日凌晨率先发布印军鸣枪威胁解放军巡逻人员那样,首先打赢对印舆论战。现在印方每天都在发布边境地区消息,编造解放军动态,我方不能把边境情况的讲述权拱手让给印方。一旦开战,世界对战争性质的判断很大程度上依赖之前的信息铺垫,因此舆论战就是前哨战。

(原标题:中印外长展开外交谈判!但我军仍需做好随时能投入战斗的准备)

(责任编辑:化成雨_NBJ11143)